于新生《沂蒙深处》创作访淡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12-12-08    点击:2021分享到:更多


  《沂蒙深处   于新生    313x145cm    创作年代:2011  《大众日报》社特邀订制作品



于新生《沂蒙深处》创作访淡

 

     在大众日报诞生最初发展时期,大众日报人克服了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创造了新闻史的奇迹。“大众日报主题绘画系列创作”中的《沂蒙深处》正是反映这段艰苦历史的一件作品山东省美协副主席、山东工艺美院教授于新生应邀接受这件作品创作。创作开始,于老师是第一批到沂蒙老区采风考察的艺术家之一。下半年于老师作为中央美院的访问学者暂居北京,创作的正稿是在北京的画室完成的。期间,者两赴北京,与于老师沟通创作、畅谈艺术。
  记者:从您以前的创作,反映农村生活的比较多,当然也有部分当代都市题材的作品,但反映历史题材的作品好像比较少。
  于新生:自主性的创作和命题性的创作不尽相同,自主性创作往往画得是个人熟悉的题材,创作过程相对得心应手,而命题创作就不一定是自己熟悉的题材,表现内容很可能需要从头去进行了解,而前期工作往往会投入的精力较大。大众日报本次系列创作安排得比较有条理,准备了较详实的历史资料,画家可以先看材料,从文字上了解历史背景,再通过参观报史馆、实地考察,就可进行构思,并比较顺利入手创作了。
  记者:这种活动在大众日报还是第一次,报社有较丰富的书画收藏,但自身题材的专属性艺术品收藏基本还没有。
  于新生:这个创作活动很有意义。从画家角度讲,以往参加一些大型展览的创作基本上是自主命题的个人创作,另外一些为人或机构所作的作品大都可算为商品画,而为一个单位的历史进行创作,对我来说是第一次。我认为这种活动今后社会性的艺术创作有一定的启示作用,可能还会有更多的机构、企业组织进行与自身题材关的创作,这作品由于其针对性比较强,其收藏、流传的形式与普通商品画相比也不一样,它将会成为这个单位历史的一个组成部分

大众日报的发展是和战争年代根据地一块成长壮大的,在中国报业史中与其它报刊相比有两个方面十分突出:一是创刊的时间长,二是在战争年代牺牲的人多。了解有时不单纯是看文字、历史照片等,用艺术的形式进行表现,则能更进一步丰富内容增强感染力。用绘画来表现这段历史,我认为切入点

记者:我们文字性的东西准备得比较充分,但是图片形象之类还是比较少,您是如何构思处理画面的?

于新生:创作之初,我对题材不是很熟悉,通过看素材,再到实地考察,还是很有感触的,对于画面构思也想了很多。等表现内容确定素材准备充分之后,主要就是考虑怎么表现画面但艺术作品是历史的罗列,重要的是在此基础上还应有艺术的创造发挥。资料中提及,当时的编辑部是在敌后,经常转移没有固定的场所,为了使表现内容更有画面感 ,我决定把办报编辑环境放在树林里,让表现内容同沂蒙山这个大背景联系起来。为了避免内容单调,在创作中我把发生在不同地点的情节进行了整合,使画面形成三个层次关系:第一层是编缉部,画面主要部分,人物的表现有收发报做记录的,手摇发电机的,编辑报稿文章的以及战地记者等;第二层是印报纸,当时由于经常转移以至没法用机器印刷,很多时候只能用油印,且多是在野外随时随地进行,此是第一层编缉部情节的延伸部分;最后一层是在林中放哨的战士,以此来表现当时战争年代办报的危险环境。这些节在画面中是连续的,相互整合为一个有机的整体。

画面构图形式处理,我力求尽可能整体一些,使画面主体部分有一个大的,让树干往上集中,看上去有一种大的总体趋势。在人物的表现上,由于当时军队的装束比较单调,因而就需尽量找些变化来丰富画面。如军装颜色不一定一样,也不一定都戴着军帽,人物年龄也要有所,还特意安排了一个女同志等。至于表现手法,主要是以水墨为主,颜色简约,对比不太强。
  记者:看得出,您的创作不仅仅是这幅作品,包括您以前的创作,都有民间美术的营养,表现手法很丰富,这是否和您年的年画创作有关?
  于新生:是有关系,民间美术中的营养相当丰富,给我的艺术创作启发也很大。我不到20岁就开始创作年画了那时山东的美术创作以年画为主,很多画家都画过年画,所以当时的年画实说不是民间的,而是专业的。那个年画的需求量很大,是年画创作最兴盛的时期,由于环境的影响,我一开始参与绘画创作的表现形式就是年画,但这些年画与民间年画不同,创作的都是新年画起初对民间艺术并没艺术上很深的认识,后来真正研究民间年画是在文革后期,这西方一些美术观念和形态的进入有关,当接触了西方的现代艺术思潮和美术形式后,人们会不自觉的在中国绘画中寻找之间的关联中国民间美术正是在此时期,因其形态与西方现代艺术产生某些联系,从触发了艺术家们对民间美术研究借鉴的新思考。我的艺术兴趣较为广泛,在创作了一批新年画后又用了两年的时间到山东艺术学院学习油画,虽然毕业后没有再画过油画,但这个过程却使我在造型、色彩的处理方面解决了很多问题对我以后的创作也有很大的影响。我目前的创作面貌基本上三种形态:一是写实性的中国画, 此类作品主要是参加主题性展览的一些大型创作和写生类作品;二是一些吸收民间艺术的作品,这类作品虽然现在创作不多,但是每次大的美术活动也会画一,一直没有丢下;再一就是画一些文人画类型的小品,以此来加深对中国水墨传统的认识当然,这三者又不是分割孤立的,可从艺术手法上互为启发,密切联系,融会贯通。
  记者:民间美术有很多关联艺术本质的东西,这研究很有价值。目前所熟悉的绘画方式简单,艺术家还是应该研究关心一下艺术本源。
  于新生:一个画家,表面东西太多,会浮躁。要想真正把艺术当做事业,我认为需要做得事情还很多。艺术首先是一种生活方式,不单纯只是一时兴趣这么简单,方方面面的知识都会与之产生联系。我的思路不是太封闭,尝试涉猎的风格很多,包括东方的、西方的、传统的、现代的、写实的、变形的等等。在本次创作中,我也是尝试把几种元素尽量和谐地糅到一起形式结构得益于我对民间美术的研究,人物造型得益于我学习油画素养,而一笔一墨,我又尽量保留中国画的味道。

 

 2012119 大众日报 记者:樊磊 











 《沂蒙深处 工作照

 



上一篇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