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的性爱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06-10-06    点击:5796





超凡的性爱

 

于新生

 

  “凡”和“超凡”是人意识中所认为的两种存在形态:“凡”是人的世界;“超凡”是神的世界。人把人的世界称为“尘世”;把神的世界称为“净土”。

  在中国,谈性爱是一个低俗和避讳的话题,并常常将其与“邪”“淫”“奸”等字眼相联系。即便是在文学艺术作品中涉及到相关内容,也多是将此类话题加于凡人身上,似乎那些超凡的神们总是与性爱无关,以至于让人感觉:神是无性的。若是在天国净土中偶尔出现了“七仙女下凡嫁夫”、“天蓬元帅调戏嫦娥”的涉性事件,也会被视为是违“规”犯“戒”,必将受到天条的惩处。中国的佛教更是提倡禁欲苦行,性内容一直是被戒除之列,这是佛教传入中国后与儒家伦理道德结合的一大特征。但在中国之外,宗教并非全是禁欲的,“净土”也并非全是无性的。如在印度传统宗教中,性爱就是个泰然自若、不必避讳的内容,其不但在凡人生活中出现,而且还常常出现在超凡的天国中。

  在印度的文化古迹和宗教庙宇上,现今仍可见到性内容的诸多表现和遗存,其中尤以克久拉霍性爱神庙表现赤裸裸的性情节雕刻最为著名。克久拉霍性爱庙群是印度主要的观光胜地之一,该庙群由自称为月亮神后裔的璨卓王朝(也称月亮王朝)于10-11世纪修建,分属印度教和耆那教。神庙中现存的雕刻有许多已经残缺,这是穆斯林侵入印度后对宗教寺庙大肆破坏的结果。在外侵教派对神庙的破坏中,有时并非是把寺庙彻底捣毁,而是把神像的某一部分毁掉,这样,残缺的神像就不会再受到信徒的祭拜了。但现从艺术角度来欣赏这些遗存的神像残件时,其艺术感染力仍然让人为之赞叹,缺失的部分似乎更加扩展了人们想象的空间,增添了欣赏这些艺术品时的神秘感。

  克久拉霍性爱庙群雕刻中有很多表现天神性爱的场面,这些场面把各种做爱技巧展示得淋漓尽致,不仅有人与人,还有人与兽等,很多性动作甚至超出了常人所为。除直接的性表现外,雕刻中还常借助于某些情节来对性进行象征性隐喻,如壁虎和蝎子爬上人的大腿是象征性潮来临和冲动等等,可见印度人性爱文明方面的丰富想象力。

  在印度现实生活中,性爱同样是同宗教联系在一起的。公元10世纪之后,佛教在印度逐渐式微,印度教进一步形成了自己的艳欲主义传统。其表现出的一个典型特征是:宗教与生活水乳交融地联系在了一起,宗教就是生活。因而,在现实生活中房事也变成一种积极的宗教性义务,并被赋予了神圣的色彩。这种宗教与性爱的融合,也正是克久拉霍性爱雕刻产生的原因。 

  爱欲在印度被当作是人生的三大目的之一,在所有合法的享乐中,性爱被认为是最富于激情也是最为完美的人生享受,因而其也最易于被转化为宗教的热情。天堂中超凡的神同样也不避讳性爱的内容,如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就有一段“恒河起源”的故事:印度教大神湿婆和乌玛交媾,一次就从不间断地长达100年之久,众神对湿婆的生殖能力感到惊叹,求湿婆把他的精液倾泻到了恒河之中,从而也使恒河更增添了圣河的无穷的神性。

  在公元300500年间出现的印度教典籍《欲经》中[1],也可以看到对性爱的描述。《欲经》反映了印度古代年轻艺人的日常生活,其中有许多内容谈论性爱和性爱中的女人。针对各色女人,性爱的花样也各不相同,《欲经》对此做出了细致地划分,单是接吻的方式就有十七八种。性爱在作者的笔下同样染上了宗教的色彩,不仅将其视为一门艺术,也是一门科学。在作者看来,认为性爱是超越现实世界有效的宗教手段,性爱不是情和欲的泛滥,而是要在对自我情欲的严格控制之下才能进行,它的最高境界是淡然无情。

    印度密宗也认为性爱是最为神圣的。密宗对女性的崇拜是一种无私的行为,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爱:无爱。因此,密宗仪式中的性事并不表现为激情,而是一种非个性化的行为,一种无欲状态的心灵体验与自我的浑然一体,沉浸于其中感受到的是彻底的自我解脱。

  在中世纪印度的宗教思想中,性内容同宗教结合的性神秘主义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这种意识在克久拉霍性爱庙群雕刻中得到了充分地体现。这些雕刻中的女人均是神的女仆,其性爱场面指代天国的快乐,目的是为了从世俗的意义上展示天国超凡的迷人魅力,并以艳欲世界与苦行世界形成对照,从而使人产生对天国的向往。从《美难陀传》[2]所记述的佛陀使他的异母兄弟难陀皈依的故事中,也可看到这种心态对天界的向往:难陀不愿苦行,终日沉迷酒色,佛陀为了度化他,就让美丽的天女出现在他的眼前,美貌而性感的天女让难陀如痴如醉,方知人间最貌美的女子也无法和天女相比,要想达到最美好的愿望,唯有苦修进入天界后才能得到。由此可见,性内容出现在神庙上,同样也具有与之相似的宗教涵义,极端的苦行常常是和超凡的目的追求联系在一起的,为的是今生的苦行在来生得到回报,一但进入天界,便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正是在这种意义上,禁欲与纵欲、苦行与性力被奇特地化为一体,成为了同归的殊途。

  在印度历代的宗教造像中,即使不涉及到性爱场面,神像造型也无不显示出对生命自身毫不掩饰地张扬,使其同理想生活中充满温柔与奇特激情的偶像结合在一起,体现出了印度艺术极其夸饰浮华的艳欲主义特征。这种特征对印度中世纪及以后时期的生活和艺术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广泛影响,至今,由宫廷歌妓和神庙舞女演绎发展而来的印度传统舞蹈仍具有明显的艳情特色。

  究其克久拉霍神庙性爱内容的宗教原因可知:克久拉霍神庙性爱雕刻表现的是人们幻望的天堂场景,是宗教劝诫苦行的手段,是超凡的性爱。但人们超凡的理想又是与本能的欲望相联系的,这些表现天神奴仆们的天堂幻象同样打上了印度社会世俗生活的烙印。在此,“凡”和“超凡”、“尘世”和“净土”、人的世界和神的世界交融了起来,使得平凡生活中的性爱行为在宗教中同样具有了神性的涵义。

 

  [1《欲经》大约出现在公元3世纪下半叶,它的作者一般认为是犊子氏。

  [2]《美难陀传》,作者马鸣,公元2世纪印度佛教诗人。

 

2007年2月于印度新德里






    

上一篇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