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画《胜利》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14-07-23    点击:3192分享到:更多


胜利  于新生 97cmx179cm


我画《胜利》

于新生

 

形形色色的办展邀请和笔会活动已成为许多人从画家手中获取作品赢利的手段, 画家们也因各自的原因在不断应酬、考量、接受或拒绝这些邀请。平时我对大部分这种邀请的基本态度是:直言或婉言拒之。但就此次创作邀请却是我不计条件答应的少数创作活动之一,它叫《铭记历史珍爱和平美术创作展》。

该创作活动由中国现代史学会、中国美术家协会等联合主办。邀请函中这样写道:1945年9月2日日本政府正式签订投降书,9月3日举国同庆,中国人民取得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也标志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完全胜利。在抗日战争期间,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在中国南京开始实施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三十多万同胞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对这两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以立法形式将这两个日子分别确定和设立为国家层面的纪念日和公祭日。让中国人民缅怀先烈,纪念为抗战作出贡献的人们,为的是要铭记历史、珍爱和平、以史为鉴、开创未来,表明中国人民坚决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世界和平的立场为的是要牢记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表明中国人民反对侵略战争、捍卫人类尊严、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立场。同时,也是为了警醒全世界人民共同避免历史悲剧的重演,更好地维护世界和平。

“铭记历史、珍爱和平”是常听提起的一句话中国战后经历了长期的和平发展,和平的环境似乎使得人们对和平的感受变得习以为常,因为它就像我们生活空间里的水和空气一样既重要又普通。人们总认为过去的战争毕竟已随历史远去,它成为了教科书里的文字和影视剧中的故事。在大多人的意识里认为:战争再也不会来了!

    战争真的不会再来了吗?

以史为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前没有人会想到日本会对实力强居亚州第一的北洋水师开战,那些管带们依然吸着鸦片烟,养着小老婆,贪腐享乐,忙着给太后祝寿;抗日战争爆发前中国人也没有会想到日本会真的对中国开战,人们忙着打内战、争地盘,中国人自己打你死我活却对日本挑起侵华事端忍让妥协并寄希望国际的同情和调解。可战争还是在你没想到或不愿去想的时刻爆发了, 民族的危亡突然间就到了紧要关头!

 现在,人们觉得中国强大了人民比以往富有了确实中国也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贫穷瘠弱的国家了,人们便开始相信和平的环境中不会再有战争, 相信中国的强大也使外域不敢对中国发动战争。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和平共处、睦邻友好的对外政策让大家似乎抹平了战争的创伤,在国际关系上也似乎原谅了那个给中国带来深重战争灾难的日本。和平时期里的人们开始忙于不择手端发财致富,这种极端的物质追求心态下,衍生出诸如有的官员贪污腐化、有的平民制假卖假等等社会不良现象,虽然这种对物质获取的贪婪看起来似乎仅是些社会表层问题,但以此为价值取向的不良观念对国民素质和精神所产生的腐蚀及其由此而来的信仰缺失也实是令人堪忧啊!

和平时期的艺术家们也不用再喝救亡歌曲和画抗战宣传画了,他们走进了对观念的思考、走进了自我对人生的体验,走进了对形式的探索走进了前卫……更多的画家走进了艺术商品市场,开始了对自身作品价值的追求不同的画家各有各的价位,什么样的画,多大的画,要按平尺计价。这种艺术品价值的认定,对艺术市场来说是规矩,无可非议,也是必须的。但有东西是不能用平尺来计算的,那就是一个中国人应有的良知。

当前日本右翼势力抬头,又以钓鱼岛挑起事端,并鼓动极端化的民族情绪。对此中国人的确是应该警惕了!更不能无动于衷!我不热衷政治说教,也不喜欢哗众取宠,所以这次不计条件接受此画展的创作邀请,只是处于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良知,处于我内心深处那种居安思危的焦虑。我希望通过这次创作活动以艺术的形去表现并让人铭记那些过去的历史,用作品去提醒人们吸取以往战争的教训。这也是我在创作完成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甲午海战》后继而又接受这一历史题材创作的主要原因。

我开始研究组委会发来的选题资。其中有一个叫《一次战斗的收获》的选题引起了我的兴趣,该选题所要表现的画面内容是:通过一次抗日战斗中缴获敌人武器装备的情节来体现战斗的胜利。

我决定画这一题材。

由于组委会对作品尺寸的限制,复杂的场面和容难以展开。怎样在有限的画面空间中突出主题?这就需要用少的典型形象来体现题材内容并尽可能表现丰富画面内涵。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土地上发生了无数次的战斗,中国人为了战争的胜利出了沉重的代价因而在画面中所表现的场景也不应该仅仅限于某一次战斗而是以此构思来反映和体现整个抗战的胜利。“兵民是胜利之本”,抗日战争的胜利是军民团结一心才取得的。我打算用一兵一民与缴获敌人武器的组合来象征整个抗日军民,以此来体现画面的主题:在战斗中他们消灭了敌人缴获了武器赢得了胜利!

 构思确定后,画面如何去画也开始逐渐明晰起来。在整体画面的构图处理上我吸收传统中国画的表现方式,尽可能让画面简洁明确,其背景不出现具体的某一战争环境,仅是涂一个平整的暖灰底色来衬托画面的层次和厚重感,并以此来体现画面的象征意味,同时又与人物较为粗放的笔墨形成对比。单纯的形象造型,则更要尽可能注意细节的刻画来丰富主题的内涵,因此我在人物造型中特別加入了两个细节:一是在军人的背后插了一把大刀,大刀是中国军民抗敌的武器,也是在抗日战争中民族精神的象征,《大刀进行曲》激励着无数抗日志士的勇气和斗志, 他们正是在“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呐喊中消灭了敌人壮大了自己取得了胜利;二是在民兵的造型中设计了白色的棉裤和白色的鞋子,这不仅是处于画面形式关系的需要,其中也蕴涵了另一层的内容,穿白裤白鞋是中国民间祭奠家中亡人的习俗,日本侵华战争中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中国人,有那么多的中国人在抗日战场上英勇牺牲,活着的人正是在掩埋了亲人和同胞的尸体后同仇敌忾投入了抗击日寇的战斗是这些无数生命的牺牲,才贏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中国人民的胜利是这场战争的最后结局。我把作品的名字最后也更名为《胜利》。

 抗日战争的胜利来自于中华民族不甘于受外虏侵犯的正义和尊严;来自于举国上下的团结一心;来自于无数前扑后继的牺牲;来自于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我们要时刻铭记这段历史,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 警惕战争, 珍爱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和平。

2014年7月17日于济南

 



 



上一篇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