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归真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21-12-31    点击:451分享到:更多



  天道归真

 

----王汉东其人其画

于新生

 

认识汉东,已近三十年。

那时我二十出头,刚到县文化馆工作,身边聚了一帮想学画的“皮孩子”。于是便常将他们集于一,教些画画的“皮毛工夫”以己昏昏,不免有“误人子弟”之嫌,但总还算“有板有眼”,未离“大”!这帮“皮孩子”中就有汉东。

时间长了,他们有的称我“师”,有的称我“兄”,这自不计较,我只如梁山宋江般做起了“头儿”。时常这些小子们搭帮于吾室聚歺,便真如“鬼子扫荡”一般,吃喝之物洗劫一空……一次汉东大醉,暴吐一地,昏然中将我床上新衣盖于其上,以掩其秽,真是气煞活人……

兴致所至,随意而为!乃汉东处世之风。汉东做事不谋计划,只图痛快!后我到山东艺术学院学习,汉东也考入此校,竟成同学。那时生活拮据,家中每月寄之钱,总是富半月,穷半月,月不过半即挥霍一空。这半月富翁、半月乞丐的日子,汉东谓之:先痛快了再说!

汉东豁达,可你千万别认为这小子傻,这家伙实则“贼”精,只是精有点超乎常态的没心没肺”罢了!

汉东常干“坏事”,但有一本领:所干“坏事”总会“丰功伟绩”般津津乐道,从无虚伪遮掩,故虽“劣迹斑斑”,却从不让人讨厌,反倒觉得“坏事”来得可爱!好玩!听后不免也常让人“坏事”一试之念。

汉东毕业后弃画从商,几年下来,竟成大款。这老板派头自然要得:呼风唤雨,吃喝玩乐,挥金如土,风光无限!可人生难料,商海沉浮,经不住折腾无度,又几年下来,煌煌家业仅剩了租赁的一片茶舍,阔老板成了穷光蛋。

汉东一度沉寂、迷茫……见此光景,我劝汉东:“天下老板谁都可干,可老板却不一定得了画,你学的专业是画画,就别干老板这行当了,还是干本行,画画吧!”过了些时日,汉东电话告我:“本人现迷途知返,大开画戒!”并邀我去他处看画。我初将信将疑,但等望着满墙满地水墨狼藉的画时,着实地大吃一惊,这家伙真的“浪子”回头了……

此不久,汉东便出让了茶舍,专事画画起来。朋友换了帮老板少了,画友多了。由县至省,由省至京,求道、学艺揳而不舍。过去我曾言:汉东为事挖井,多为不待出水就半途而废!汉东此次义无反顾之举不得不让我刮目相看!

此后,观其画,时有变化。但这变化却有了凭依:凭意而发,有感而发,据理而发一发而不可收!

再几年下来:

崇山大川拓印了汉东的足印;

太行草原容纳了汉东的气息;

陋室夜灯熬炼了汉东的长志;

笔墨纸砚灵变为汉东的画迹。

酒好友,画至兴处,几杯“小二”入肠,则解衣磐薄,直述胸襟,大放气呑山河之势,而无顾其它!汉东之画是为证。 

以造化为师,自然风物与思绪意念融为化境提炼韵味纯净的意趣,以胸中意气彰显自然本色汉东之画是为证。

案头置石涛、龚贤,沉心静气,常研其理。悟自然之道、悟传统之道,而又与心合一而成己。汉东之画是为证。

近见汉东,相貌又苍实了许多,但三十年前之“皮”相,依然可见,这掩不去的“皮”相正是汉东处世为艺活力所在。

汉东的画却是愈来愈老练了,人也愈来愈成熟了。来一句老诗:“沉舟岸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再来一句乡里言:“浪子回头金不换!”后加一句老潍县由文言而成的土话“綦好!綦好!”

诚愿汉东画业今后还有大进!

 

 

20076月于千佛山下

上一篇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